闪闪发光金cony

从东皇战影和蟹黄一战后,进入海境以来我家俏俏就像在打酱油划水,编剧都没怎么突显他的运筹帷幄,好不容易这档有点起色,最近几集又开始划水了😫😫😫 巡回九界不就是要显现他的成长结果吗?不说次次碾压,这连以前的布局都看不到,分析谋略也很少,还被diss对不起教授😞😞感觉海境线可能就要划水划完了。😤😤

可爱

叶有钱:

北冥封宇在家庭相片册里偷偷珍藏的照片oUo

嘘,都睡着啦!

 

我可终于生出来了

[史家]狐狸和雪

好可爱(*╹▽╹*)  被俏俏挖坑的小空和银燕≧∇≦ 依旧甜一脸的史家

季子茗:

*想看狐狸(。
*塞一点藏史


史家是一窝跟大家不太一样的狐狸。
史艳文就是早前那一窝里的特例,明明同胞弟弟就是只有着漂亮红棕色皮毛的赤狐,他偏偏是一身雪白。
在这座冬季降雪量不大的森林里,雪白的皮毛并不如红棕色好用,食谱偏向浆果和昆虫类的史艳文确实不如兄弟强壮。他别扭的兄弟总会硬塞来野鼠或是小鸟什么的,一边念叨着史艳文你这么瘦小心我下一次一个不慎咬断你的脖子,一边盯着他把食物吃下去。
不过兄弟俩的打闹罗碧输多赢少,不知道是不是加餐的缘故,往往罗碧觉得他们还没分出个胜负,他就被史艳文按在地上舔毛了。
兄长一点点给自己理着因为在草地上翻滚夹杂着草屑的毛,他分不清秋日的阳光和史艳文哪个暖一点,迷迷糊糊的要沉浸其中了;又觉得刚刚输的不明不白,一用力把身上的白狐翻下去,又开始新一轮撕咬打闹。
打着打着这次又变成他给史艳文舔毛了,他一边舔一边想这不对吧,自己一开始想干的也不是这个。
哪又是什么呢?两只毛团子还能做什么呢?
还能在被树枝间隙露出的阳光照的暖融融的草地上两只抱成一团睡午觉,把自己也烤的暖融融的,再被找来的家长一人一只叼回家里去。
*
今年冬天的森林积雪稍厚一点,史艳文领着儿子出来翻找雪壳下的浆果。一大一小两只白狐在雪中很安全,史艳文也就放着小儿子跟在自己身后。
小狐狸第一次在冬天出来,在雪地里走的东倒西歪。他想跟上父亲的步伐,结果不是踩进父亲踩过的雪坑里一脚踏空,就是小短腿被雪困住。
他在后面摇摇晃晃的,史艳文每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他,看他实在是不好走,就返回去把尾巴尖递到儿子嘴边,示意他叼着自己好跟上,转头照旧是那个步速。
小狐狸在后面跟着,开始还努力在跟,实在是跟不上了被拖着滚,沾着雪花滚成一只狐狸球。他放开父亲的尾巴尖,哀哀叫着不满,那边第一次做父亲的傻爸爸马上转过来,用鼻尖碰着小狐狸的鼻尖,再舔干净他脸上的雪花,无声的道歉。
得到了安慰,小狐狸再站起来叼住了大狐狸的尾巴尖,这次史艳文学会了放慢步速,带着儿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走。
*
等到下一次的冬天,就不再是史精忠叼着父亲的尾巴尖,而是他的两个小弟弟叼着他的尾巴尖了。
今年这一窝活了两只,都没像大哥那样遗传到父亲的白色皮毛,而是普通的红棕色。颜色浅一些的是好动的哥哥,身型比弟弟小一些,从来不乖乖的咬着大哥的尾巴,他更喜欢自己一只狐在雪地里扑腾,冬天的雪地里什么都没有,但对于第一次见到雪的小狐狸来说已经足够他兴奋很久了。
颜色深一些的弟弟乖一些,正老老实实的咬住大哥的尾巴不乱跑,却也老是往哥哥那边看过去,想玩的意思非常明显。
史精忠叹了口气还是抽回尾巴,把弟弟往哥哥那边扫了扫,小狐狸就开开心心的往哥哥那边扑过去,把人家撞了一个翻。不开心的哥哥咬了弟弟两口,弟弟也不躲不避随着哥哥咬。
小空觉得自己只在弟弟身上磨了磨牙就算了真是个大度的哥哥,弟弟傻乎乎的真当自己生气可怎么办哦。想着要带弟弟玩的好哥哥用尾巴扬起了一大蓬雪,看着弟弟被落在鼻尖上的雪花吓到跳起来,笑得往后打了个滚。
小狐狸们慢慢不再满足于普通的玩雪,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大哥,白狐抱着尾巴团在一棵树下,几乎消失在雪地里,似乎是在闭目小憩。小空向着白狐的方向示意,史存孝犹豫了一下,玩闹的天性占了上风,两只小狐狸尽量放轻脚步,一点点接近,最后用力扑向他们的大哥。
然后就掉进了史精忠身后不知道什么挖好的雪坑里,白狐动作轻盈的跳到了别处去,再次坐下来团好,留两只四仰八叉的小狐狸在坑底挣扎。